晚清民国史事与人物:凌霄汉阁笔记

点击数:10 借阅数: 0

作者:徐彬彬原著

出版社:独立作家出版 时报文化总经销

出版年:2016

出版地:台北市 桃园县

格式:PDF

ISBN:978-986-92449-8-5 ; 986-92449-8-X

内容简介
 
他,是清末民初最享负盛名的三大名新闻记者,是大时代的观察家,见证无数悲欢离合。
 
毕生站在第一线奉献所长的徐彬彬,每一篇作品,都是中国近代史的宝库!
 
徐彬彬原名凌霄,笔名彬彬、凌霄汉阁阁主。出生于官宦世家,祖父徐家杰为道光年间进士,官至知县;伯父徐致靖、堂兄徐仁铸都是清朝官吏中的维新派人士。年轻时与袁世凯的二子等人被并称为「京城四大才子」。徐彬彬长于文史,谙熟典故,靠生动情趣的文笔在报界文坛缔造一番成就,与黄远生、邵飘萍被并称为「民初三大名记者」,并留下大量剧评、专栏。
 
他与弟弟徐一士自1926年起合撰《凌霄一士随笔》在《国闻周报》连载十年,兄弟俩走访众多清末民初的政要遗老,纪录珍贵历史。被专家列为研究近代史的必读杰作。
 
《凌霄汉阁笔记》原刊登于天津的《正风》半月刊,从未单独出版过。文史作家蔡登山费尽苦心找齐《正风》及其他杂志的相同专栏文章,重新校阅编辑成册。其内容介绍中国文物、典章制度、历史掌故,如数家珍,文笔流畅优美,是了解晚清朝廷逸闻、魅力人物大小事不可多得的经典史籍。
 
本书特色
 
「民初三大名记者」之一的徐彬彬,多篇杂志专栏报导文章首度集结出版,内容珍贵、为研究晚清民初史的必备第一手史籍。

作者简介
 
徐彬彬
 
(1888-1961),民初著名的新闻记者,江苏宜兴人,原名凌霄,笔名彬彬、凌霄汉阁主,是民国初年的著名记者和剧评专栏作家。生于士大夫家庭,徐凌霄成人后,也多与君主立宪派人物往来。
 
1916年任上海《申报》、《时报》的驻北京记者,长期为两报撰写北京通讯和随笔。与黄远生、邵飘萍一道被称为「民初三大名记者」。
 
1930年代后又任《大公报》副刊《戏曲周刊》、《北京》副刊和《小公园》的主编,设立了「凌霄随笔」、「凌霄汉阁谈荟」、「凌霄汉阁笔记」、「凌霄汉阁随笔」等专栏,以时事、经史和历史掌故合一为特色。
 
著作有《凌霄随笔》、《凌霄汉阁随笔》、《凌霄一士随笔》、《古城返照记》等。
 
编者简介
 
蔡登山
 
文史作家,曾制作及编剧《作家身影》纪录片,完成鲁迅、周作人、郁达夫、徐志摩、朱自清、老舍、冰心、沈从文、巴金、曹禺、萧乾、张爱玲诸人之传记影像,开探索作家心灵风气之先。著有:《人间四月天》、《传奇未完──张爱玲》、《色戒爱玲》、《鲁迅爱过的人》、《何处寻你──胡适的恋人及友人》、《梅兰芳与孟小冬》、《民国的身影》、《读人阅史──从晚清到民国》等十数本著作。

  • 【导读】掌故大家徐彬彬和《凌霄汉阁笔记》/蔡登山(第17页)
  • 德国宫刑与明清太监(第23页)
  • 中海万善殿昔为太监学府(第25页)
  • 李莲英的古玩、洪宪瓷(第28页)
  • 辛亥壬子间旧京见闻杂忆(第29页)
  • 清隆裕后哀悼会之佳联和与祭之伶工(第30页)
  • 二等男爵、一代女宗(第31页)
  • 袁世凯复出时之背景(第32页)
  • 唐绍仪与袁世凯(第34页)
  • 定州王铁珊、通州王铁珊(第35页)
  • 《国风日报》与人道学校(第36页)
  • 章炳麟于张振武案之微辞(第37页)
  • 吴禄贞为民族英雄之首出(第38页)
  • 张绍曾及张宗昌遇刺时风景不殊(第39页)
  • 山东四子及张宗昌(第40页)
  • 明末张至发,清末袁世凯,皆「奉旨患病」(第42页)
  • 严范孙之清风亮节(第43页)
  • 赵秉钧有功「模范警」(第44页)
  • 王治馨片言肇祸(第45页)
  • 宋渔父案杀机重叠(第46页)
  • 辛亥三月清谕中之将星,即民国后武剧之各主角(第47页)
  • 前一乙亥,光绪继统 —— 清运终于道光(第48页)
  • 光绪身后,祸犹未已 —— 恶諡!(第49页)
  • 西后尊諡之奇特 ——「配天」!(第50页)
  • 吴可读之挽章 —— 清代之杨椒山(第51页)
  • 寿山福海之陈宝琛 —— 养寿得法(第54页)
  • 孙诒经与子宝琦(第55页)
  • 諡法中之「悫」、「愍」、「正」(第56页)
  • 翁同龢不恭而恭,瞿鸿禨不慎而慎(第57页)
  • 莱海之变,可证县区非铺张建设之地(第59页)
  • 辛亥山东独立轶闻(第60页)
  • 张謇之解析「宣慰」、「威信」(第61页)
  • 梁士诒号为「财神」之由来(第62页)
  • 清初清末两摄政王之异同(第64页)
  • 李慈铭之房师林绍年(第65页)
  • 李慈铭菲薄翰林(第66页)
  • 李慈铭醉心科举(第67页)
  • 监生与秀才、举人、贡生(第68页)
  • 庶吉士而不得翰林(第69页)
  • 翰林之难得而可贵(第70页)
  • 考试制度之酣畅淋漓(第71页)
  • 钱能训得广西主考之由来(第72页)
  • 科举也要讲求公平(第73页)
  • 袁世凯狐埋狐搰(第74页)
  • 张百熙曰「吾湖南今又得一会元矣」—— 谭延闿(第75页)
  • 裕德、宝熙(第76页)
  • 徐世昌云「残牙」—— 书法不如其弟世光(第77页)
  • 陈宝琛「一笑重来」—— 科场虽废,科名不绝(第78页)
  • 旧翰林亡于甲辰,洋翰林兴於乙巳(第79页)
  • 清初之「野翰林」(第80页)
  • 李慈铭指摘三甲进士,持论失平(第81页)
  • 今闻「毕业即失业!」,昔不闻「登榜即讨饭」,何耶?(第82页)
  • 答谢君廷式「政务」「常务」之问(第83页)
  • 黄节逝矣,以「倒车」行「革命」者(第86页)
  • 熊希龄毛彦文因缘前定(第87页)
  • 凤凰生平佳话十种(第88页)
  • 科举文字之「榜前批」(第91页)
  • 「旧八股」、「洋八股」同一贻误青年(第92页)
  • 「徐老道」徐桐(第93页)
  • 徐树铭(第94页)
  • 徐致祥(第95页)
  • 徐郙(第96页)
  • 徐会沣(第97页)
  • 徐琪(第97页)
  • 徐世昌(第98页)
  • 徐继孺(第99页)
  • 徐谦(第99页)
  • 徐树铮(第100页)
  • 状元郎 —— 翰林郎(第102页)
  • 南书房翰林,华洋合璧翰林(第103页)
  • 总统(第104页)
  • 帅(第106页)
  • 内阁(第107页)
  • 大学士(第108页)
  • 省、部、院(第109页)
  • 财政部、交通部(第110页)
  • 前清之「总长」及革命时之「巡按」(第111页)
  • 委员、知县、七品清要官(第112页)
  • 候补道 —— 盗亦有道、道亦有盗(第113页)
  • 吴樾、徐锡麟被称「妄男子」(第114页)
  • 亲贵内阁重汉轻满(第115页)
  • 儿女英雄传、世续、汤寿潜、鹿传霖、华世奎、和平门、「门」字不钩(第117页)
  • 蒲伯英应试抡元之文字 —— 熟知报纸体例(第119页)
  • 黄花谣形容科场,不尽可信(第120页)
  • 翁潘务「博」,徐桐尚「纯」;曹鸿勋,李端遇互相菲薄(第121页)
  • 八股虽腐其「统制思想」则与新主义同一意识(第122页)
  • 惟「循分」者能「伟大」,「无不可居之官,无不可称之职」(第123页)
  • 张一麐为冯国璋嗜财辨雪(第125页)
  • 孙雄之闱墨及诗赋(第126页)
  • 夏曾佑为欧化新诗首唱(第128页)
  • 文廷式「宫井句」,王薖叟「宫井词」(第130页)
  • 缪荃孙以修史失欢于掌院(第131页)
  • 陈宝琛曾荐杨钟羲授读(第132页)
  • 父子兄弟叔姪同榜进士(第133页)
  • 嘉庆、道光、咸丰之尊师,真挚隆重(第134页)
  • 华岳三峰、嵩山四友、「大总统」之「太子太傅」(第135页)
  • 文蓬莱、武蓬莱(第137页)
  • 东方三大、四大(第138页)
  • 大新集、春帆楼,甲午搆和之遗念(第140页)
  • 「重谐花烛」与「重宴鹿鸣」之难易,张伯苓结婚纪念演词有裨世道(第141页)
  • 北平桃色惨案余话(第142页)
  • 江苏乡贤,武功类全省三人,宜兴得其二(第143页)
  • 卢忠肃亦英雄亦儿女(第144页)
  • 周孝侯后裔之贤愚、周延儒、周家楣(第145页)
  • 老翰林、前辈、大前辈、老前辈(第147页)
  • 总统灌园之印 大臣种树之图(第149页)
  • 五四「文学革命」之先,有壬寅之「文变」(第150页)
  • 王闿运、开运 高寿大名俱足累(第153页)
  • 尊经书院以脂粉首饰为奖品之用意(第154页)
  • 詹天佑之敬妻主义(第155页)
  • 严复之自白(第156页)
  • 顾鼈之今昔(第158页)
  • 《亚细亚报》编辑法自佳(第159页)
  • 民国初元之女子服务社会(第161页)
  • 顺鼎艳词启衅(第163页)
  • 樊增祥不愿并称樊易(第164页)
  • 太史与翰林有别(第165页)
  • 贡士与进士之分(第166页)
  • 补殿试多为练习书法仪注(第167页)
  • 昔之太学,今之大学(第168页)
  • 王国维主张大学设哲学科最早(第170页)
  • 「领袖人物」与「领袖欲」(第173页)
  • 曾国藩(第175页)
  • 「庨」字韵、皇帝诗、上将军诗(第176页)
  • 戊午科场案祸首平龄之「奇字」创作(第177页)
  • 今日莘莘学子,何「平龄」之多耶?(第178页)
  • 俞樾 —— 万立钧 —— 以题目为儿戏(第179页)
  • 朱复明、冯思道及清代庙讳御名之缺笔改字(第180页)
  • 朱佑明、王志洋、陈继舜(第181页)
  • 明清于吏礼户刑四部轻重相反(第182页)
  • 戊子顺天主考两正两副(第183页)
  • 庚午癸酉两科磨勘之厄(第184页)
  • 壬寅癸卯「北贝」改「南皿」应试(第186页)
  • 大成殿中之孟子(第187页)
  • 大学堂中之朱子(第188页)
  • 朱学为体 西学为用(第189页)
  • 夏震武中肯之言 —— 以实心实政行中法,则中法自善。以虚文虚名行西法,则西法必敝。(第190页)
  • 庚子殉国之两祭酒 —— 国难与国子师;长城死绥之七勇士 —— 无名之英雄。(第192页)
  • 安维峻之俄国尊孔说(第193页)
  • 全国水灾泛滥,应是新旧学说纷杂溃乱之象征。清康熙治河之尽心竭力(第194页)
  • 李秉衡手裂「黄河大王」(第197页)
  • 清宫司及金銮锁记(第198页)
  • 重文轻武之谬(第199页)
  • 新军骄纵之祸(第200页)
  • 夏司龢、翁同龢、夏寿田、裕寿田(第202页)
  • 学政及提学使(第203页)
  • 爱国状元骆成骧(第204页)
  • 光绪朝边省多状元,科场重经策之故(第205页)
  • 场前中进士、榜前中会魁(第206页)
  • 溥仪之仪为「仪字加两点!」(第208页)
  • 瞿鸿禨向恽毓鼎索命!?(第209页)
  • 「诗史」谈何容易!(第210页)
  • 情感,有史料,斯可观已(第217页)
  • 杨昀谷 ——「贫贱骄人一卷诗」(第219页)
  • 陈散原 ——「道在人群更不喧」(第220页)
  • 范肯堂 ——「公然高咏气横秋」(第222页)
  • 「尔汝歌」——「汝字调」(第223页)
  • 狄楚青 —— 不以诗人自见(第224页)
  • 「榆关逆旅」——「松杏山川」(第225页)
  • 京腔雅韵 —— 海水潮音(第225页)
  • 袁抱存 ——「老去诗思争跌宕」(第226页)
  • 卢坤诗之名言(第228页)
  • 张志潭 —— 丰润张 —— 南皮张(第229页)
  • 政界人之病(第230页)
  • 杨皙子之政见(第232页)
  • 黄克强,官僚与新人物 —— 如京派海派之格不相入(第233页)
  • 清史稿 —— 清史馆、赵次山袁抱存之词翰(第235页)
  • 美人鱼、江神童(第238页)
  • 孔子颅骨杯!「大圣」孔子赞(第239页)
  • 中国文化 浙江文化(第240页)
  • 黄季刚(第242页)
  • 「搏二爷」(第243页)
  • 「先生」之称乃复古(第244页)
  • 清之御前侍卫、明之锦衣卫(第246页)
  • 己丑榜上之怪杰 —— 吴獬(第248页)
  • 以办学享大名之两翰林 —— 张百熙、蔡元培(第250页)
  • 同治庚午湖南乡试题文赞颂中兴将相(第251页)
  • 叶恭绰撰陈璧墓志正误(第253页)
  • 丙戍假会元刘培(第255页)
  • 「状元命」张孝若(第256页)
  • 考试怀挟之禁,时有不同(第258页)
  • 潘文勤之名言「正欲看其钞胥」(第259页)
  • 满人之科场大狱及以文字获罪者(第261页)
  • 陈弢庵、宝竹坡(第262页)
  • 张香涛 康长素 梁节庵(第264页)
  • 与铜元有关系之两闽人 —— 陈衍 —— 陈璧(第266页)
  • 孙传芳 —— 施从滨 —— 张宗昌(第267页)
  • 李文忠之文学(第268页)
  • 孙锵鸣学士(第270页)
  • 李太夫人出身灶下婢(第271页)
  • 彭刚直公(第272页)
  • 胡文忠之忠荩(第273页)
  • 「同年无伯叔,伯叔有同年」(第274页)
  • 前辈、大前辈、「庶子以上」、「大学士」(第275页)
  • 八股家不识史事,咎不在科举(第276页)
  • 柯劭忞,沈家本,荣乃宣之博雅。李慈铭,王闿运各以诗自负(第278页)
  • 考试出题之趣谈种种(第281页)
  • 「诟詈」、「诙谐」、「巧黠」、「错误」(第284页)
  • 解释柯老博士之高吟 —— 曾丞相(第285页)
  • 补充蔡老博士之演述 —— 北大史(第289页)
  • 谈谈状元(第291页)
  • 珍贵之笺札,于晦若之风趣(第300页)
  • 徐世昌(第303页)
  • 甲辰会试入榜名人(第304页)
  • 清代之官制(第305页)
  • 洋名中译(第307页)
  • 太师、太傅、太保(第308页)
  • 御史综横谈(第309页)
  • 科举考试内幕(第319页)
  • 史料一身之陈太傅(第327页)